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企业文化 > 文学天地
文学天地

我的父亲是矿工

发布日期:2019-06-28     信息来源: 彬长分公司     作者:赵松伟     浏览数:1341    分享到:

       他一生素衣节食,不喝酒,不抽烟,没出过远门,更没有一次像样的长途旅行。他最贵的衣服就是那件不超过三百块钱的羊皮棉袄;他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他工作的煤矿。他最大的心愿是退休回到农村,陪妻子逛庙会听大戏,在农村安享晚年。
       这便是我的父亲,一个身材矮胖年过八旬的花甲老人,一个将大半生奉献给矿山的退休工人。
       父亲生于战乱纷飞的一九三七年,在那个贫穷挨饿的年代,他能幸运的活下来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在那艰难岁月里,父亲勉强读完了高小,就到村西头的地主家做长工,直到打土豪分田地运动开始,才回到家里操持家务。
       一九五八年,“大跃进”运动开始,父亲响应国家大生产号召,加入了声势浩大的炼钢队伍,在蓟县附近的一个小钢厂当炼钢工人。偶有一次,远在煤城的一个亲戚托人给父亲捎来消息,告诉他某煤矿招工,让他去看看。为了生计,父亲背井离乡,独自奔赴千里之外的煤矿。自此,父亲便与煤矿打上了交道。
       那一年,他才二十出头。他在煤矿这一呆,便是三十多年。可以说,他把自己的最美好的青春都献给了矿山。
       听父亲讲,他来到煤矿后,住的是简易房,吃的是大锅饭,干的是要命活。这些,对于一个从穷窝窝里走出来的农民来说,他一点都不在乎。因为这份工作,可以解决当时因饥荒而每天饿肚子父亲,还能挣钱补贴家里。这对他来说已经很满足。
       六十年代初,煤矿工作环境和安全防护设施非常简陋,由于没有像样的大型高科技采煤设备,全凭人工挖煤,极度危险。冒顶、透水安全事故时常发生。故此,家里特担心父亲个人安危,每次来信都千叮咛万嘱咐父亲,叫父亲注意安全。而他也是万分小心,每次下井前,都要仔细检查携带的矿灯及安全工具,工作中按章照作业,所以,在父亲下井工作的日子里,在他身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大的安全事故。这对我们整个家庭来说,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。
       父亲在井下干过掘进、采煤、机修等工种,但不管干什么工作,父亲都很认真负责,从未出过差错。他几十年如一日,每天从宿舍到井口,从井口到工作面,来回十几里,十几个小时。从井下一起出来的工人,他们一样黑的脸,穿一样用汗水和煤尘渍出来的工作服,戴一样的矿灯安全帽。只能靠个头、语音形态,来分辨出哪个是父亲。
       我六岁那年,跟随父亲来到矿山,与他同住宿舍,看到舍友三班倒,非常辛苦。他们工余时间十分单调,偶然看场电影,多数是下会儿棋、聊天、打扑克。那时候,父亲工资不高,每月除了给我两够零生活费以外,大部分工资都寄给了家里。逢遇节假日,父亲就加班。后来才懂得,节假日没人愿意上班,父亲是自愿的,为的是挣那点微薄的加班工资。
       矿上每年只给一次探亲假,所以父亲很少回家。一年到头,除了农忙回去一趟,其余时间全在矿上,就连春节也难回家一趟。那时候,家里家外全靠母亲操持,特别的辛苦。父亲五十五岁那年,办理了退养手续,安排好我的工作后,父亲才回到农村与母亲团聚,两人相守,安享晚年。
       父亲一生正直,遇事从来不爱求人。八十年代初,矿上解决了好多农转非户口,在父亲上班的同事中,头脑灵活的早早动手,通过关系都将自己的子女送到了城里,后来还在城里买了房落了户扎了根。而父亲却将精力和心思都用在工作上,耽搁了母亲和姐姐搬进城市的机会,也没有在城里分到一套像样的房子。直到我工作以后,房子和户口还是单位给解决的。为此,父亲落下了母亲的埋怨。但父亲那坚强自立、耿直善良的做人之道,足以使我终身享用。
       现如今,父亲已年迈,但依然很勤劳,每天早早起床,锻炼身体,打扫卫生,给院子里的菜地浇水,日子过得悠闲自在。每逢集会的时候,父亲便带上母亲去集市上听大戏。虽然父亲耳朵已接近半聋状态,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见,但每次见到他开心的表情,我知道,父亲内心的世界是精彩的、安详的、幸福的!
       我深爱我的父亲,因为我是矿工的后代,是矿上给予了我父亲的生存机会,是父亲教育了我做人之道,不管我走的多远,父亲永远牵挂着我,我为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、而自豪!


上一篇:又是一年七月 下一篇:诵读花开
2019十码中特